我霞流擦地板

被命运揪住假发——我变秃了,也没变强。
请给我一辆哈雷,不然我一定追不上策藏。

【舜若无明】曜渊(2)

      是什么,好凉……好舒服。

      “醒了吗?”

      突如其来的声音听上去离得非常近,惊的风玄商一个寒颤。不知道为什么眼皮十分沉重,风玄商也感到莫名的疲惫,努力了一小会儿才艰难地看清了眼前的一切——这还是在车厢里,只是一张隽秀的面庞出现在自己正上方。那人眨了眨眼,并不在意自己的头发被人粗暴地扯在手里,甚至迁就地微微垂首,浅浅的蓝色眼眸里晕开几分欣喜。

    ...

群里组织玩起了五军~
思索了一下五个亮左右横跳,我可能十分丢人地踩不中,我选择拿执事。
仙君:云啊咱们拿什么啊。
我:眩晕!眩晕!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齐齐!
于是丧心病狂眩晕组整整齐齐地出发了。
然后……其实就是谁捶仙君我捅谁了【小声哔哔】
控诉!控诉那辆车!凭什么同样是捶人你们捶我不捶那辆车!他比我更凶啊!ヾ(:3ノシヾ)ノ

在下就是那个超凶·见谁捅谁·又是谁在打仙君的执事ヾ(:3ノシヾ)ノ

霖草:

亮云五军对决2.0预告
【严令禁止红莲斗篷】
【谁家的赵云快领走!】
【这次一血何人所为,是谁伸出了罪恶的双手】
【一片红条中确认过眼神,是我的人】
【你们两层眩晕!老师和嘻哈表示委屈】
【仙君:我是神仙不杀生,全靠执事拿人头。】
【与你一起漫游草从】
【闪现没卵用,治疗最靠谱】
【闪现不如治疗,治疗不如眩晕】
【老师嘻哈两次排反,你们是制杖吗】
【动作最骚包的原皮亮:我在飞】
【赵云:我觉得有五百个被动在针对我】
【趁着混战收人头的某位军师】

【舜若无明】曜渊(1)

      企划文,风玄商线。

      企划tag舜若无明

      有感兴趣想要了解世界观的文手画手可以戳文章底部企鹅群~

      来自主催的补充:

      【舜若】佛教中“空”的音译,意译为空无、空虚、空寂、空净、非有。

     ...

文章指路

      作者杂食,目前沉迷舜远与双龙组_(:з」∠)_

      产粮含有(下方也是按这个顺序来放):云亮,亮云,刀乱末日企划

      现在看到LOF有了置顶,自己的文零零碎碎就来个指路方便查找~

      (菜的抠脚的文就不放了,填坑概率小的也不放了)


云亮:...


我爱齐眉棍啊!
现在A回来了才肝了一段时间,登录天数也没办法呢~
……顺便大铃铛池子可真够歪的,非酋氪不动,认真看剧场版精灵宝可梦的非酋什么也听不见

感谢一期尼陪伴我走过高考直到如今~
当初的一期尼真是超级漂亮了,但是现在表带都磨损了,看上去令人担忧,像是随时要断掉一样……
去江汉路跑了好多个修表的地方,师傅都说表带太细,没有可以更换的表带,更别说我还想要同色。去其他地方,也是说这种表带接口处太难剪,不愿意接。
还是趁着现在把一期尼收好好了~说不定以后有机会去日本可以带去碰碰运气呢!

我要过生日了。
情缘:你看这个,加入购物车。
我:???还不如男神团子
情缘:……你男神谁啊?
我随手截图发过去:你看
情缘若有所思地点头:“哦,这样子。”

然后白飞飞就出现在了我眼前。
……我怀疑他没看见最后一句话。
不过还是炒鸡喜欢这个白飞飞的=3=
以后撸文搓农药我不用一直抱着皮皮鲲了!

牛牛:朕的啤酒瓶我不许你碰!
妈嗨我从旁边走过去被追着咬了一路- -

1 / 13

© 雪海孤影 | Powered by LOFTER